上周六晚,中国多个商场被观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观众挤得水泄不通。(互联网)

华泰证券研究报告指出,本次中国电竞夺冠出圈背后,是国内游戏行业持续的规范化发展,电竞大众化趋势持续显现。

今年全中国观众最多的一场赛事,不是足球、篮球或乒乓球项目,而是一场电子竞技比赛。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电竞队伍EDG参与的网络游戏《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简称LOL)全球总决赛,在各网络直播平台上吸引超过5亿人次观看,“EDG夺冠”线亿次,让被视为小众文化的电竞一夜“出圈”。

工程师宋彦杰(33岁)当晚和朋友一起观看了这场比赛,这也是他第八年观看简称为“S赛”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这名LOL老玩家告诉记着,这场比赛“出圈”有两大原因:这是中国赛区队伍第一次在S赛决赛中战胜“宿敌”韩国赛区队伍,加上夺冠的EDG战队此前并不被外界看好,“很多人以为能赢一局就不错了,夺冠绝对是惊喜。”

本地时间上周日(7日)凌晨在冰岛落幕的决赛中,EDG战队在1比2落后的情况下连扳两局,战胜卫冕冠军DK战队,成为第三支赢得S赛冠军的中国赛区战队。

根据数据门户网站Esports Charts统计,这场对战是LOL历史上观看人数最多的一场比赛。熬夜追赛的中国观众中,既有像宋彦杰一样的资深玩家,更不乏把它当成球赛欣赏的业余观众们。

白领李璐杞(27岁)当晚抱着凑热闹的心态点开直播,没想到很快被跌宕起伏的赛况吸引,熬到凌晨看完了比赛。当她在微信朋友圈发文问“多少人在看决胜局”时,十几名好友纷纷回应,其中许多人和她一样,并非LOL玩家。

李璐杞说:“我们这代人是玩电子游戏长大的,虽然现在不玩了,但对游戏还是有种情怀。这场比赛让我感受到强烈的体育精神和民族自豪感,仿佛在看奥运会一样。”

网游制作人卿瑀毅受访时指出,LOL比赛配备的专业解说降低了观看门槛,让门外汉观众更容易看懂比赛;赛事的运营和宣传又进一步提升了它的关注度,“这些都离不开资本加持。”

LOL自2009年发行至今,在全球拥有上亿名活跃玩家,也在各地形成以俱乐部为核心的职业比赛机制。在中国,近20支俱乐部旗下的战队每年参与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通过春夏两个季度的比赛,层层选拔出当年参加全球总决赛的队伍。

职业俱乐部中的电竞选手身家堪比专业运动员,一名顶尖选手的转会费可高达上千万元人民币(约200万新元)。以本次全球赛为例,冠军队伍EDG可获得近49万美元(66万新元)奖金;在此基础上,每名队员还获得一套广州的新房——EDG的老板朱一航,正是广东地产商合生创展集团的第二代传人。

支撑选手千万身家的,是上千亿元的电竞市场规模。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去年电竞市场规模达14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8%,预计今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800亿元。

EDG夺冠前一天,杭州亚运会刚宣布将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炉石传说等电竞游戏列为比赛项目这令市场进一步看好电竞行业将朝专业体育赛事方向发展。华泰证券研究报告指出,本次中国电竞夺冠出圈背后,是国内游戏行业持续的规范化发展,电竞大众化趋势持续显现。

不过,卿瑀毅认为官方并不会因此而放宽对游戏行业的强监管,电竞和网游业要被主流社会接纳,依然道阻且长。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8月30日发布通知,规定网游企业仅可在周末和节假日晚8时至9时向未成年人提供一小时服务。这条“防沉迷”新规,为拥有大量未成年选手的电竞俱乐部出了难题。有分析师预计,中国电竞人才数量将因此急剧下降。

宋彦杰说,职业电竞选手和普通玩家的区别,一是对游戏策略更为熟悉,二是反应速度更快,集中力更高。“LOL这种高强度比赛,不少选手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入行,到了24、25岁,就是高龄选手了。”

卿瑀毅不讳言,多数网游都是“成瘾品”,靠各种机制吸引玩家在游戏上花费更多时间和金钱。在有效的防沉迷机制成形之前,他预计官方不会放松对网游行业管控,哪怕这会拖累电竞行业发展。“毕竟能成为电竞选手的还是少数,而防沉迷针对的是全体未成年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