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最后一名中统少将秘密潜伏8年因四字成语暴露下场如何

在被捕的那一刻,郑蕴侠表现的并没有想象中的奋力挣扎,只是平淡的等待着审判的来临。也许,他的心终于可以落下了……

1907年,郑蕴侠在江西临州出生,他是一个官二代。其父亲郑宗尧任职于孙中山先生的府中,郑蕴侠也因此有了广泛的见识。后来,他凭借着自己优异的成绩毕业于黄埔军校,加入了北伐军的抗战中。他曾历经诸多名战,再后来他随着中国远征军来到了缅甸的战场,他是抗战中的英雄也是一代名将。

在抗战结束后,他被中统局吸收,培养成了特务。他从来都很优秀,无论是在哪里都掩盖不了他的光芒,哪怕是能人倍出的中统局。因此,他也青云直上,被一步步提拔为中统少将。

当各个高官们准备逃往台湾时,他也准备逃离。不料他的司机背叛他并在他的车上动了手脚以至于他的逃亡旅程失败。只能同其他的特务隐匿于大陆上等待着蒋先生卷土重来的一天。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巩固国家的安全,我党进行全面的大搜查以防潜伏的特务作乱。在许多特务陆陆续续被抓捕归案后,郑蕴侠也开始四处潜逃。他是其中官衔最高的一个,也是总理点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人。

在公安经历了长达八年的跟踪调查后终于在贵州发现了他的行踪。最后在1958年成功抓获郑蕴侠。被捕后,他的自嘲是国民政府在大陆最后一名落网将军。将军落网也是如释重负,因为提心吊胆的日子已经结束。

1946年1月10日,国民政府被迫与我党在重庆进行政治协商会议。心有不甘的国民当当局就派遣特务来进行骚扰破坏,以此打乱会议的如期举行。这些特工对参加此次会议的我党协商代表进行跟踪与威胁,还打伤了张东荪、郭沫若等人。

而这次事件组织者正是郑蕴侠。他还组织了不好事件,以主席团的身份无视会场规则,并组织特务对在场反对的人员进行殴打,受伤人数更是高达六十,最后是在总理及冯玉祥等人及时到来才阻止了这场暴动。

站在我党的角度来看,郑蕴侠虽有才干,却是是非不分助纣为虐罪大恶极;但是站在国民政府的角度来看,又何尝不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果以民族的角度来审视郑蕴侠,他也是抗战英雄国之栋梁,一代名将的风采也曾一时无两。

所以,我们应该以一个看客的身份去客观的评价历史中的人或事。而郑蕴侠,不过是在其位,谋其事;负其责,尽其事。罢了!

1955年,在一位曾经的好友帮助下,便隐藏在涪陵的一个榨菜厂里。他以小工的身份在这里安稳了一段日子。然而好景不长,抗美援朝的战争打响,榨菜厂的日子越发的忙碌起来。

由于前线的物资比较紧缺,为了保证工厂的榨菜正常生产运输,我党就派人过来进行卫生监管。这就意味着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郑蕴侠要与我党的人接触。为了避免暴露,他又开始了逃亡的生活,来到了贵州务川县的一个偏僻小镇里生活。

这个小镇地处偏远,人烟稀少,非常的隐蔽。郑蕴侠以刘正刚的名字借住在一位好心的大娘家里。平时便以商贩的身份来往于大街小巷。很快,他便在这里组建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庭,与妻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般的桃源生活。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村民们越来越对这位远来的陌生人感到异常。因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郑蕴侠在这个知识水平落后的地方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1957年,郑蕴侠由于在镇里表现得优异,就被派遣到县里去学习。在他与领导交谈时不翼而飞暴露了自己。因为在当时的那个年代,教育水平比较低,全国大多数人都是文盲,又怎么可能脱口而出就是四字成语呢?

这就吸引力领导的注意,对郑蕴侠展开了调查,最终证实他国民政府少将的身份,他也因此被捕。他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拒捕、逃离,反而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他早已看淡了死亡,只是平静的等待着命运的审判,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对不起那个温馨的家庭,对不起那个这些年来相守的那个人……

对于他来说,逃亡的日子就像地狱一样无光,东躲西藏,还慌慌张张!一颗心悬起就不曾落下,那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而他的心灵也饱受着命运的折磨。他不曾自首是因为他还贪念着这得之不易的安稳,渴望就这样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但他也不惧怕被捕,因为他的心已经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地狱无光,谁与共赏?不曾想,转眼便是天堂!命运就是这样戏剧化,当他以为被捕后迎接自己的必定是死亡;却在监狱里安稳得渡过十五年后就释放了出来。出狱后,他返回了务川县教书造福一方水土,也算是对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进行惭悔。当地的政府也对这位曾经是抗战英雄的罪人进行照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